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yongqian66的博客

候鸟艰难飞翔

 
 
 

日志

 
 

QINGMING告慰父母大人  

2017-04-05 10: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在大梦山那一幕幕儿时的梦
总要想起老红军陈以一。这是一个广东人,个子不高眼睛特别亮。陈以一夫人个子高大,战争年代太严酷,使这个老革命丧失生育能力,后来就收养郑国书老三为子,改名小三,大名陈少山。
母亲曾经在福州女师福州师范和许泽也就是陈以一许泽老婆同事,许泽多次叫母亲写入党申请书,母亲心理认同中国共产党,对毛泽东非常崇拜,认为自己在25岁在民国政府曾经是南平女子师范校长,以后一直在第一线教书育人,不能给组织增加麻烦,所以一直没有写申请书。
1956年,我们福建老领导叶飞从全省各中学中专抽调精兵强将组建福建教育学院,母亲说那时福建教育走在全国前头,陈以一,在叶飞夫人王于耕领导下,对有才干的老师十分器重,母亲说一次她开门钥匙丢在门内顺手带上门,老式的自动锁的 门都有天窗,解放初社会风气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天窗比较寛且是半开放,陈院长见母亲无法入室当时我们几兄弟还小,就自己引体向上侧身挤入户内,打开自动锁让我们母子几人入室为安,
陈以一非常平易近人,一次在礼堂打乒乓球,父亲也和院长对阵,近台快攻,长抽短吊,领导和部属打成一片。
陈以一和夫人都十分正派而且善良,他们的养子陈少山却是花花太岁,在教育学院总爱欺负同龄人,那时我们都是小学生,一次陈少山在我身后抓一块破砖头,我在前头走,少山说我要叫你脑袋开花,言语刚落,砖头飞出,砸在我后脑勺,我一抹一手血。
后来我考入福州一中,陈少山就把我弟弟当作欺负目标
一次我和教育学院其他老师的孩子在大操场打篮球,陈少山无缘无故,拳打脚踢我那个有点病干的弟弟我头脑一热就从上去将少山摁在地上痛打。其她老师慌忙劝开,但是我们敬爱的老红军陈院长却从来没有对他部下打击报复,而且在他手中母亲35岁享受高知待遇,在大饥荒的1960年每个月有一斤肉2斤油三斤蛋特供,1961年陈以一院长自己住木楼,却安排部分骨干教师住上砖房,文革中我们所住高知搂被造反派称为百元搂


老师扫地出门,母亲也被迫让一间。
此后是破四旧,造反派要我们交出四旧,但是在这个如同世外桃源的 大梦山下,我们所住没有被抄家,母亲也没有进牛栏。


我们1969年上山下乡母亲从建阳麻沙学习班结束后下放泰宁,在我们家遭遇不幸,我们几兄弟都在广阔天地,林祖岳院长的夫人曾阿姨叫弟弟在他家吃饭达半年之久教育学院的 涂良周老师也对还在福州读书的 弟弟百般照顾

教育学院有许多人情,也有一个工友没有半点工人阶级高尚品质,这个工友叫郑新竹,那次郑国书老师挨斗被打吐血,郑新竹也挺身而出,挥拳落井下石,而且郑新竹常常对我这个狗崽子冷嘲热讽。比如我从插队的 乡下回福州看弟弟,郑新竹就会笑嘻嘻说有没有取打架。好像我们上山下乡知青就是整天以打架为乐。

而 陈以一就十分热忱,一次我在福州东街口遇见陈院长,这个老红军十分关切,他说老三,听说你写一些好剧本。

老一辈大部分都归西,我们在此清明佳节缅怀那一辈高洁的灵魂怀念敬爱的陈以一院长不忘林祖岳院长曾阿姨的大恩大德祝生者健康长寿死者在天国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