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yongqian66的博客

候鸟艰难飞翔

 
 
 

日志

 
 

我的姨夫是贫农  

2016-05-14 10:08: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  舅舅告诉我,土改尘埃落定,那时,外祖父还没有进入省政协,做他的委员,我们这个世代书香的家族,所住的率庐,这个有两个大花园,总面积达3600平方米的三坊七巷老宅.还住福建军区后勤部宣传科的许多军人,

     那天,我的厦门大学经济学毕业的大表哥,兴致勃勃来到率庐,对我的二姨说,姨,我父亲成分评了,二姨问,什么成分.大表哥十分激地动说,土改工作队根据1946年所占土地面积,,此刻我的大姨父已经没有半口鱼塘,半分田地,算农村赤贫,所以大姨夫的土改成分是贫农.我的师范毕业,在福建教育厅任职的二姨,只是从鼻孔发出一声_哼!

     我的外祖父祖籍河南,从老祖宗时为避中原战乱,辗转福建莆田再转福州,虽然小舅舅经常对兴化人的种种小气,种种见利忘义,深恶而痛绝之,常常说,兴化声,鼻屎当盐吃,我们的祖先倒曾经在莆田呆过,把莆田人勤奋,好学聪明机灵的好传统,继承、发扬、光大。

   .在福州北门外义井村后山有一片乱坟其中一处占地约1 平米,小石碑上篆刻,河南 林濂康。.可见,当时外祖父的祖父还十分贫穷,

     据族谱载,林濂康仅一介塾师,但他十分重视对子女教育,所以到我太祖父这辈,出了光绪年进士林宗琪他是外祖父的伯伯,外祖父的父亲林宗翰还是老师,福州凤池书院掌教,大概算如今的校长.外祖父是晚清优贡,没有赶上科举末班车,马上进新式学校——全闽大学堂,现在福州一中前身.

    外祖父是清朝末年留日学者,而且是全闽大学堂掌教陈宝琛特批官办留学生,当时满清政府送到日本的留学生,大部分成为清朝的叛逆,以后又多数是坚定的爱国主义者,坚决抗日.

      外祖父在日本加入同盟会,回国后先是在福州宫巷,连江\长乐吴航兴办福州最早一批新式小学,当时新式小学缺老师所以外祖父把我的大姨二姨都送进女子师范学校.

     后来外祖父转身官场,在连江、闽侯任知事,算民国初年革命领导干部,所以我的母亲和她的兄弟姐妹,都是孙中山执政时期高级革命干部的子弟,即如今所走红的高干子弟.因为民国初年不设福州市,省会的权力有闽侯代办.

    外祖父作为坚定的民主主义革命者,为官廉洁,因此家中生活常常捉襟见肘.孩子们常常围着月桌吃煮黄豆配稀稀粥,但是孩子个个争气,全是有中专以上学历有文凭的,其中我的几个舅舅都是大学生,有清华、北大、上海沪江大学、厦门航海学院、福建地质学院、.上海大夏大学,.我的母亲和几个小姨是浙江大学、厦大、\福建学院\广州中山大学,港大,在外祖父家中,子女辈无论男女,受教育机会均等.

    在民国初年,女同志受到中师教育,比如今研究生更加奇货可居,加上外祖父后来又进官场,所以一些在福州有头有脸的,纷纷上门提亲.福州洪山桥陈姓大地主捷足先登。

    列位.此时肯定有些细心的同志发现问题了.在文章开始,我的大表哥不是说,大姨夫是贫农   ,从哪里钻出来的洪山桥大地主,各位有所不知,天下事,波澜起伏,老子说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倚。地主阶级依靠土地生产资料,残酷剥削贫下中农,自己也在不劳而获中迅速堕落.

    当初,洪山桥大地主家少当家,娶闽侯知事的高干子弟,又是女子师范毕业生,洪山桥到福州城为之轰动,迎亲的花轿上悬挂女师毕业照,洪山桥大地主觉得豪宅生辉。

     而在以后,我外祖父参加闽变,反蒋、联共、抗日,福州英华绸锻店老板的大姑娘,福州基督教总领事朱立德的女儿,又全成为我的舅母。因为此刻我的舅舅们也考入清华和上海沪江大学,福州绅士希望门当户对.只有我的二舅例外,二舅也是清华大学学生,又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 129运动的组织者之一,和后来新中国的教育部长蒋南翔李昌,毛主席秘书李锐是同一战壕的,所以二舅舅在北京婚姻自主娶了一个北方姑娘,一个教会医院的护士,.那是后话.。

    我的女子师范毕业的大姨嫁给福州洪山桥大地主,,算是毁了一个有为的老师,成就了一个小地主。.学会地主阶级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臭毛病.

       当外祖父参加闽变,家道直线中衰。外祖父到福州洪山桥避难,竟被大姨这个亲生女拒之门外,外祖父又气又恨,        后来,率庐被大水淹,许多地方需要修缮,大姨父说率庐让出部分他们住,借500元修老宅,,房无租钱无息。

      外祖父想起,当女婿赌钱被人做老千,外祖父带人洪山桥捉赌,挽回女婿一点损失,现在自己和萨镇冰等为民族大义.聚齐反叛,马上被躯出官场。世事无情,.大女儿、大女婿简直猪狗不如..此刻大姨父更加无人管辖,开始胡作非为,很快,福州洪山桥,洪塘一处、几百亩良田、几十口鱼塘,全被输去。大姨常常回娘家哭,后来大姨在地主家学会自私自利的臭毛病,又传给我的大表哥,母亲说自己在福建厦门大学读书,也是厦大学生的,大表哥,常常来母亲处要钱.说小小姨胜亲妈,母亲高大表哥两届,靠勤工俭学有点节余,大表哥说亲不亲自家人.大表哥像他娘,自私自利,倒没有继承其父吃喝赌的恶习.

    解放后,在我二舅舅动员下,外祖父对身外之物十分看淡。1955年,外祖父把占地3600平方米的率庐,以2000元超地价转给亲人解放军,1955年举家迁福州打铁弄。1956年,外祖父进省文史馆,同时兼省政协委员。1957年我的1936年入党的老革命的舅舅,这个129运动的领导人,竟然因为说了几句中国共产党党员应当说的真话,成为全国有名的右派,1957年落马。

     1958年外祖父与世长辞,1961年我的贫下中农的姨夫,得营养不良性水肿病,死.,死前在他家门口又是叩头,又是念经高呼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


 .我这个贫下中农的姨夫死的时候,我的大表哥是福州食品公司总会计师,当时其他人饿的浑身发亮,唯独我大表哥一家;我的表嫂,我的几个表侄儿侄女营养过剩,可是我的曾经是大地主少东家的姨夫却死了.听四邻五居说,大表哥家有什么好吃的都躲着两个老人老人是受不了儿子不孝而死,

     我的贫下中农的姨夫死前对中国共产党非常热爱,当时他们家住我所在小学隔壁,他那条小巷常常见我姨夫挥动竹扫帚,清扫垃圾,听姨夫说区长还表扬他革命觉悟高保持贫下中农优秀品质.

    我的姨夫曾经也是高中生双手都会打算盘可是巨大的田产在他手中花为乌有.

    但是大表哥应当感谢他父亲豪赌成性,使自己成为贫下中农子弟 大表哥说 因为家中没有田租收入,也因为姨夫打一手好算盘,我的大姨夫后来去一家小银行当柜员,所以到老还有一份养老金.但是他死的比较痛苦.

      这是一报还一报,

     早年 我外祖父因为爱国落难,姨姨姨夫做的十分绝情.

    还有 当初,我的表姐被男朋友抛弃,挺着大肚子回娘家,当时因为外祖父欠他亲生女500元,我姨姨姨夫一家也住进率庐,我的 大姨面对痛苦不堪的女儿,不是安慰,而是用她那双穿着皮鞋的曾经是地主婆、后来是贫下中农的脚,狠狠踢自己亲生女的肚子。这时,外祖父站出来,对大表姐说,俊妹,你妈妈不要你,你就在外公这边吃饭,有外公一口吃的,也有你半口.

    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 当我的父亲住进学习班,我的大姨来找我的母亲,也同时是她的妹妹,不是慰问,而是说自己的大儿子,那个当食品公司总会计师的厦大经济学的混蛋也被冲击了,虽然没有进牛栏,但是家中经济比较紧张,所以妹妹啊,以后你每个月必须给我10元零花,在这个贫下中农婆看来,我来自己妹妹家,来牛鬼蛇神的老婆家,问她讨钱,是给妹妹面子了。

     母亲和父亲,对这个地主婆如——今所谓贫下中农的遗孀,有点讨厌,但是长年累月大姨都这么没体没面,他们都麻木了现在是花钱买耳根清净,就像打发叫花子。大姨在外祖父落难时拒自己亲父于门外,在自己亲生女儿困难时的惨无人道,拳打脚踢,我的父母对这个所谓的姐姐深恶而痛绝之,其实此刻毫无感情可言,

    在上世纪70年代,我们父亲母亲下放闽西北山区,感受山里人的淳朴善良,远离福州市里可恶的市侩,父亲母亲非常愉快,此刻我大表哥的几个儿女也上山下,后来补员回食品公司所属的饼干厂,或者在表嫂所属卫生系统.后来大姨也死了,死时只有二姨和小舅舅来送行,当骨灰上山落土为安,大表哥对二姨和舅舅说你们可以回家了。

       二姨说,你这个做儿子的有点没板没调,,你妈妈走了,她好歹是福州最早的女师毕业生。她要不是嫁给你贫下中农其实是大地主的父亲,她口才好,可能是福州最老资格的新式小学的老师,你现在连你妈妈的好朋友,她尚且健在的老姐妹,她在福州女师的老同学,都没有通知,都不请,我们福州人办丧事,规矩是请送行人吃一餐便饭,大表哥说姨姨舅舅上我卫生厅家,我们去 卫生厅食堂打点饭菜,姨姨舅舅说.留给你自己一家吃..

     大表哥表嫂,后来也慢慢有点进步,我的侄儿侄女结婚在上世纪80年代,那时知识分子如日中天,我的父亲经常出席省文联各种会议.父亲和他当年的文友正忙着整理他们年轻时发表在郁达夫所主编的报刊的诗文汇编成集,请北京冰心先生题书名,作序。父亲母亲到近70岁还在教育出版社和省教育学院发挥余热.此刻表嫂满腔热忱,来福建教育学院,请父母亲一定光临他们家的会亲筵席,而且表嫂一再强调,姨姨、姨夫能够出席筵席是他们晚辈最大的荣幸..请姨姨姨夫来什么也不要送,免礼.

     2006年我在《福州晚报》《,福建文史资料》《福州社会科学内部刊物》,发表关于三坊七巷的回忆文章,我的将近90岁的大表哥突然打来电话,说当年三坊七巷的历史就是这样,大表哥让我去西湖边某个医院的宿舍做客.

     大表哥表嫂侄儿,一再留我吃饭,并且让我吃了几根香蕉.大表哥说,当年三坊七巷,我们的外祖父是铮铮铁骨的硬汉,我们的舅舅是百分之百的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三坊七巷是一部历史。大表哥说可惜他快90岁了,大表哥还说他曾经是福州5中当时叫格致中学的高才生当年在福州格致他们深受海洋文化熏陶,格致中学有自己品牌,学校的 管乐队长年风靡福州城,大表哥淘出当年他在率庐花园和 表嫂的合影,一个高大英俊,一个婷婷袅袅、小鸟依人。

     我的表侄儿上山下乡后补员进闽清医院侄儿比我略大几个月`.

     没过多久,小舅舅来电话,说,他的外甥,我的大表哥也走了。

     .书又翻过去一页.。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