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yongqian66的博客

候鸟艰难飞翔

 
 
 

日志

 
 

兄弟姐妹们(25)  

2016-04-15 11:08: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兄弟姐妹们(25)

黄建生在闽北日报发表了《北大之梦》,在南平造纸厂有点轰动,我曾经对李如丹说,黄建生的文章如同他一贯的风格,喜欢粉饰现实。在1960年代,学校的校长老师不会对我寄很大的希望,我就是全年段总成绩第一,我仍然是入了另册的人,我见太多品学兼优的青年学子,论成绩是全校最拔尖的,他们很多在文革前就去了福州北峰,或者是武夷山,或者在建阳华家山农场,或者当支教志愿兵,他们表面上带着大红花,事实上他们和他们早已经入了另册的家长内心都非常郁闷,所以在1965年当时如果让我去福州大学或者福建农林大,已经是皇恩浩荡阿弥陀佛了,可惜那时我初中刚刚毕业。我仍然是年段尖子,不过1965年福州一中还是接纳了我,校长还在我的试卷上题了词。这些都成为文革后期的斗批改的 原始资料。我的 班主任就在全校批斗校长的 大会上说校长培养白专分子。

李如丹是我们厂供排水车间副主任,和我挺谈得来..2002年我儿子考上北京大学,她的儿子考上南京大学,别人开玩笑说你们俩联手叫南拳北腿。

李如丹是福建长乐人,她的父亲是华东师大高材生,母亲毕业于福州师范,大概是我老娘早年的学生,李如丹说她曾经在建瓯插队,文革时父亲被关进牛栏,她小小年纪,天天给牛鬼蛇神的父亲送饭,她说自己的父母都是福州长乐的世家大族的孝子贤孙,她的母亲是著名文学家郑振铎的自己人.。

早在1981年我们南平造纸厂职工文化考核,李如丹在考场和我互通有无,递纸条,给答案。结果无论数理化还是语文,我都是全厂第一,厂教育科的老师原以为陈用谦只是摇笔杆的,没想到理科也挺棒的,所以后来每次文化考核,都叫我出马,我说我是32岁的人了绕了我吧。

儿子考上北大,这是历史的进步,我们的后代可以凭自己实力去世界第一流的高等院校深造;但是他们毕业之后,要非常辛苦在职场上跋涉。

自从孩子去了北京。我开始在工作之余写许多回忆录,多数是关于那不堪回首的岁月,社会对多余人的摧残,社会上这部分多余人虽然努力表现自己,但非常难在下8洞中脱颖而出。也写在上世纪80年代,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拨乱反正,给老百姓一个上升空间。也写国企改革,下岗工人的艰难,以及贪官污吏的利令智昏。还有父亲母亲他们在70岁左右,还和他们厦大校友他们的文友一道写回忆录,收集自己年轻时发表在大报的诗文表现那一代大学生曾经的爱国热情,以及在抗日救亡中对当局攘外必先安内的极大不满,其实他们那时非常左倾,解放后却在历次运动中屡遭 冲击。却始终热爱毛泽东、热爱新社会,特别上世纪80年代,母亲当选全国国语文学会常务理事,父亲在福建教育出版社补尾,同时参加福州30——40年代诗文选集编辑校对,该书后来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并请北京冰心先生作序、题书名。1989年5月父亲重病,6月弟弟赴北京参加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父亲强撑病体告诉弟弟,不要稀里糊涂,参加游行,凡事独立思考,一切以大局为重。

在这里,我非常感激老知青盛胜利,他虽然是红二代,是成功人士,但是他对唯权主义比较反感,对从底层脱颍而出的草根寄满腔热情,这在他纪念王基鸿先生的 一篇文章可见。还有我们福州一中老同学我们顺昌老知青马路生,一个热心助人,的好人,老马在省人大副主任位上退休,之前,多次为自己上山下乡的苦难兄弟姐妹排忧解难,.老马也是红二代.。,因此我们这些曾经上山下乡的兄弟姐妹,应当抛弃门户之见,,我们的炎黄子孙不要再内斗,而是要为中华民族复兴,精诚团结.。在真实的历史中实事求是评价一切人和事.。

在20年前一部电视剧非常走红《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是石钟山写的比较讲真话的好作品,其后带动了一些红色经典如《亮剑》、《幸福像花儿一样》,……

《激情》小说倒是比较客观地描述石光荣进城后看中一个扭大秧歌的女中学生,当时这姑娘已经有男朋友,以后组织出面做了大量工作,这位女生和男友分道扬镳,成为石光荣的老婆,再以后那个前 男友,那个多才多艺的青年,在抗美援朝光荣牺牲,石光荣要孩子们永远记住那个“叔叔”。石钟山在小说中写道,1950年那次舞会其实是一场预谋,他们那些身上还散发着硝烟、男人特有的油臭味,这些男军人,面对一群女学生,就是说,许多女生可能成为石光荣们的老婆。石钟山真实描绘了老革命们进城后的心态。

我在厂里见到离休老干部老尹的儿子小尹,小尹说他被石钟山的文章感动了,他也想写他们老革命的父辈。

那几年,许多老干部子弟在文坛上非常活跃,袁和平<马背上的女教师.》老鬼《血色黄昏》,还有史铁生,写出人生的艰难和壮美。最有文采的是老鬼。石钟山比较同情草根,石钟山写的《快乐的肾》讲了打工农民的刻骨铭心的苦,为了解决农村老家经济困境,进城的农民工在医院出卖自己的肾器官。

我对李如丹说,他们写红色经典,我要面对这世界所有的兄弟姐妹,我要描述所有老百姓的甜酸苦辣,写农民在城乡很苦很难,但是可怜的人也有可恨之处,那些年轻的进城打工者,不少参与偷自行车摩托车电动汽车以及国有企业资财,极个别奸杀老乡的幼女,成为新的社会不安定因素。

而我们知青中的大多数,包括那些出身在黑七类家庭的青年,他们也是人,他们和他们的父辈应当恢复他们人的本来面目,我们炎黄子孙不能再自相残杀了。还有我们这些地方国企的员工,为了市场经济的硬着陆,我们付出多大的牺牲,我们赤子之心,日月可鉴。同时我们还必须要大力弘扬爱的主旋律,既不要妖魔化阶级敌人,也不要妖魔化如今富起来先贵起来的那一部分人。因为恨完全无益于社会的和谐。爱才能推动社会和谐进步.,而且社会进步绝不是均平,只有二八铁的 规律,承认人的能力上差别,导致收入差别,同时反腐败,同时扶助弱势群体,才能推动社会进步。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