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yongqian66的博客

候鸟艰难飞翔

 
 
 

日志

 
 

知青群6  

2016-12-15 18:07: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星大队知青,真正在整个顺昌大展宏图,是1974年。.那一年,老天爷不下雨,大旱,几个生产队争水,公社让省委党校下放干部老陈酌情处理纠纷,处理结果农民不满意,借口老陈工作不到位,加上有人挑动愤怒的村民就把家安在大队部一搂的老陈的自制家具砸坏。
        老陈是解放初期参加工作的学生,18岁当区长,老陈说那时他在福清老家工作,身体好,精力充沛工作学习两不误,以后去省委党校以后就留校当老师,文革中老陈才30多下放红星也才38岁,那时他还带下两个小女孩,当然还有老婆。
      老陈的 妻子和老陈肝胆相照,妻子是老师,也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下放红星当工作队,工作之余,主动要求教夜校。
       我估计老陈老婆是我老娘的 学生,大概是解放初期福州女师毕业,不过我不想给老陈老婆增加麻烦,从来没有挑明,大家自己心知肚明。更好。
       其实在我们元坑公社,许多公社干部,如党委秘书唐文经夫妻,绝对是我老娘在福州师范的 学生,还有元坑中学老师林浩昌、赖源大队林荣膺都是老娘学生,而且我还知道,在我们公社,还有许多知青是父亲的 学生,父亲年轻时是福州才子,经常有诗文见诸报端,父亲当时绝对是爱国学生,多次参加学生运动,如在上海读中专,曾经和复旦、同济的 学生一道卧轨拦火车赴南京,向国民政府请愿,剃光头要赴东北投奔马占山将军直接跟小鬼子干。后来因故未能成行,后来父亲考上厦门大学,厦大学生社团活跃,父亲参与、组织厦大学生和北上抗日的 新四军张鼎丞、邓子恢部联欢的 文艺演出。此外,父亲在报刊多次发表抗日救亡的 诗文。
      如《致撒谎者》父亲在诗中愤怒抨击当局消极抗战,说你们说再等三年,三年之后,他们实力更强,木屐要践踏我们国土比现在更响。
      可惜这么一个热血青年,解放后成为老运动员,父亲在学校当老师,职务从校务委员教导主任年段长教研组长一路走下坡路,好在教育系统许多新四军出身的 老革命,对父亲这个旧知识分子始终手下留情,父亲在各种运动受尽磨难,但是工资始终在他所在学校比较高,而且还让他在业余大学任教,在省交际处参加高考改卷,虽然道路坎坷,父亲始终和中国共产党同心同德,父亲是1971年毛泽东时代改正的,当时就恢复国家干部身份,直到改革开放父亲更找到用武之地,父亲和他的老文友参与编辑30年代福州诗文集,并且请冰心先生为诗文集写序文题书名,父亲还多次出席省文联会议。
     如今,那一代老人都不在了,我们知青都成为老人。
       可是,我们有老一辈人那种温文尔雅的气质,我们能够像老人那么敬业吗?
       我们年轻时,我们知青就不是铁板一块
      我们在那场浩劫中,我们也有许多过错。老人常常说年轻时的我们不够据,即不够稳重,我们能否像老一辈有信仰,有道德,受过良好教育。我们本来可以受更好教育。可是我们写了给我们传授知识的老师的大字报,我们装腔作势、无中生有、无限上纲,批斗我们的校长老师。后来我们在乡下,知青中也不太团结,我就常常攻击自己的知青朋友,像好斗公鸡。
       因为现在贫富差别太大,因为现在贪官污吏多如牛毛、因为现在妓女毒品无处不在,所以现在我们常常回忆那时的社会比较平等,社会治安良好,民风古朴,却忘记那时斗争比较残酷,我们记住毛泽东伟大,却忘记当时许多干部在各种各样运动中把人往死里整,无视人权和法律,回溯在文革前,就有许多在运动中折磨人的做法,社教时盛行的倒别双臂的坐飞机跪地等。
       我在九村当工作队,大队书记是四清积极分子,社教时就穷凶恶极,热心叫受审查干部跪插满玻璃的沙盘。1974年把在一个水泥厂打石头的福清哥,因为他来九村买高价米,就强行挂木牌游街。到1975年九村一个地主的儿子其实是劳动能手,家里生活较殷实,路教运动中被一次又一次抄家,实在受不了上吊自杀身亡。还有我在光地,一个贫下中农,旧社会是甲长,被打成坏分子,1976年跳水潭身亡。还有,我亲眼见潘坊大队出纳,在1975年自杀未遂,双臂被变压器灼焦,非常强壮的汉子失去双臂。在运动中,许多积极分子的恶的本性在疯狂释放。
        而在1974年大旱,红星部分村民失去理智,围攻下放干部老陈,许多贫下中农围堵在大队部楼下,老陈被知青保护在楼上。关键时刻,我们红星的知青,还有曲村知青驻红星工作队力长雄,我们知青像一堵墙,把村民拦在楼梯口,避免事态恶性发展,也使乡亲免触法网。红星的知青因为文化素质比较高,在当时又出奇冷静,而农民心灵中恶的自私自利的 一面,为个人小团体利益,差点酿出人命。在当时,事端被知青抑制,之后红星知青友和贫下中农关系更加融洽,在以后的几十年,知青常常回村里走走,捐款、架桥、修路赞助村学校,为受灾乡亲排忧解难。
     可惜,一直关心我们知青的下放干部老陈,后来回福建省委党校,本世纪初去世。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