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yongqian66的博客

候鸟艰难飞翔

 
 
 

日志

 
 

父亲的文章母亲的笔  

2015-09-06 16:2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N陈用谦(南平)
  和当时三坊七巷许多知识青年一样,母亲在她的学生时代非常左倾。少年时代的母亲十分叛逆,上世纪30年代,当蒋介石派飞机镇压闽变的时候(我外祖父参与其中),还是中学生的母亲在作文中写道,“国府的飞机不去东北收复失地,却飞来轰炸自己的同胞,这样的领袖,不是国民的领袖,这样的政府,不是我们的国府。”
  那时的母亲,曾经用“左枫”的笔名写了许多随笔,发表在大报的副刊。母亲回忆,那几天,局势不安,母亲在吉祥山就读的初中(文山女中)已经放学,母亲背着书包走在茶亭,飞机呼啸过教堂的尖顶,不远处传来炸弹的巨响。一个人力车夫说,依妹,上我的车。母亲说没钱,人力车夫说,没有关系。
  战时的福州民众,让母亲感受到了人性的美好。长成之后母亲先在浙江大学,1938年全面抗战第二年,浙大迁贵州遵义,母亲无赴学盘缠,只好转学厦大(当时在福建长汀)改学中文。其时厦大校长是萨本栋。萨本栋非常关心学生,说年轻人容易冲动,以为他们喊喊口号就是搞政治,其实政治是一门科学,而不是儿戏,现在国共合作,年轻人应当把书读好,将来国家建设需要人才。
  直到老年,母亲始终对萨本栋校长怀有特殊感情,1980年以后厦大校友会多次开会,母亲也几次撰写回忆文章,讲到萨本栋那时才三十边上,原先身体挺棒,在厦大呕心沥血,操劳学校事务,后来身体一天天垮下去,得了严重肺结核,走上台阶,竟然步履蹒跚。而萨本栋的夫人在厦大教女学生体育,坚决不领工资。
  厦大毕业后,母亲先在永安一中教了一年书,后来去了赣南虎岗正气中学。正气中学校长是蒋经国先生,母亲说小蒋完全按照共产党的一套来推广在赣南的改革,小蒋经常参加田间劳动,经常访贫问苦,在赣南虎岗正气中学,小蒋非常关心学生,也关心老师,说学生是国家的未来,老师是社会的栋梁,学校一定要让师生吃好。母亲说虎岗正气中学有校歌:“太阳出来照山冈,冈上少年学虎啸,吼!吼!吼/一吼,二吼,三再吼,妖魔鬼怪无处跑。”母亲说那时日本的轰炸机时常光顾,逢日机轰炸,小蒋就推着自行车满城跑,见伤者救助,见死者抚尸痛哭,如丧考妣。
  1945年,苏军攻克柏林,二战即将胜利,我的大哥降生,我父母给大哥取名“震欧”,父亲且在他的文章《长木桥》中写道:
  为了苦难的祖国,我们四十年代的青年人应当有坚定的目标和伟大的抱负。我们茁壮的腿臂要经得起激流的冲击。假如有日,这古老的长木桥遭到强盗的铁蹄的践踏,谁都不得是一个怯弱的战士,我希望这湍急的河流,能唤起更多在酣睡中的人,让这古城战斗的力量集结得更雄厚。今天,我又一度探访这熟稔的长木桥,靠着桥栏俯视江流,当我的视线投向前面,发现无数重叠的山峦,故乡正满目烽烟,当我想到敌人在故乡肆行劫掠,一团一团红色的舌头贪婪地舔着剩下的一些残余的时候,我不禁酸了一阵鼻子。我站在长木桥上,心里燃烧愤怒的火眼,脚下湍急的河流,也在召唤我们去为保卫家乡而战斗……
  这些,是我家在抗日战争中留下的记忆和印迹。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