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yongqian66的博客

候鸟艰难飞翔

 
 
 

日志

 
 

当年我们2队的农家婚姻显示下层百姓的高尚情操  

2014-09-26 22:1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在山边基本农田建设中挖土的土徐,因为突然塌方,被压伤,原先张家(土徐姓张)和余家定下的儿女亲事,是黄了还是马上圆房村人静静看着两家人。
村人没有议论纷纷。如果照当下的常人做法,结婚了马上离婚屡见不鲜,更何况只是订婚,余家是富裕中农,余瑞庭外号哦嗯种,哦嗯在顺昌本地话就是女孩子,余瑞庭孩子几乎全是姑娘,所以哦嗯种——余瑞庭就是说余瑞庭是生女孩的种子。
土徐的未婚妻叫什么名字我现在全忘了,只记得那是个模样端正的姑娘,皮肤黑黄,扎两根刷刷小辫,见到我们这些知青,总是微微笑着。姑娘虽然是富裕中农的闺女,但是父母亲还是穷得没有送她上半天学,而姑娘的父亲余瑞庭干活时一把好手。平时砍坢、修田埂、锄沃火,田中18般武艺样样精通,在生产队里,因为家中入口多,是超支户,但是哦嗯种成天乐呵呵的,因为哦嗯种就是命中注定全生闺女,就不必为彩礼孩子结婚盖房子患愁。在万恶的旧社会,那时有水碓,水碓带动石锤石臼可以加工米,那时的油坊也是靠水力。后来在1972年1973年,我们2队的那农民凭一队劳动力从深山砍伐并运出长而且粗并且笔直的樟木,全队的男劳动力硬靠双手靠肩部像蚂蚁搬家,一步步把木头从山沟抬下山,又在山区简易公路一步步挪回村里。要在桥头原址建油坊
当时农民照顾我们,只是自己动手,尽量不麻烦知青,可是那如同原始劳动的悲壮,大家在嘿呵嘿呵的号子声中走几百米歇会儿再集体上肩,在走几百米。终于抬回村,后来油坊建成,我见到在昏暗的灯光下,村里几十个能人一起上阵,余瑞庭也就是哦嗯种操作近乎原始的榨油工具象在表演原始舞蹈,嘴巴吼叫着,旁人呼应着,哦嗯种——余瑞庭顺着被粗绳子牵引的大长木槌的惯性,准确地把一根根木尖打进槽,那些油菜籽、油茶籽炒好包扎上稻草的大饼就挤出黄登登的菜油,山茶油。后来我们大队有个木材转运站的子弟知青小康在本世纪初在顺昌成立老知青集团,生产运用现代化机械生产的山茶油成为福建省的品牌名曰老知青山茶油。这是后话。
      当土徐负伤而且极其可能成为终身残疾,哦嗯种——余瑞庭简直没有任何犹豫,马上通知张家,马上让女儿和土徐去公社登记。而哦嗯种——余瑞庭的女儿,这个我曾经在扫盲班辅导过的文盲姑娘,现在粗通几个字的农村小女子这个平时非常腼腆,见人只是微笑而且很有乡村礼节规矩的村姑,在还没有正式举行婚礼的时候走进土徐家,哦嗯种——余瑞庭说,我们全家都说人家土徐有难,我哦嗯种——余瑞庭应当伸出手拉一把。
      后来土徐真的压坏腰椎,走路腿一拐一拐,大队照顾土徐去大队电站直到改革开放联产分田到户。后来哦嗯种——余瑞庭的女儿还跟土徐生了几个娃。

      这是普通人心中的黄金,那就是善良淳朴,做人讲信义。。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