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yongqian66的博客

候鸟艰难飞翔

 
 
 

日志

 
 

胡学武 你好!2  

2014-09-17 14:0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学武在元坑初,比较看重人才,秀水有个北京下来的右派,经常挨斗挨批,胡学武专门请他画机耕船的图纸。红星知青中,有几个家庭出身比较差,算有点历史问题的知识分子,胡学武一直在鼓励他们,发现他们有一点点进步,胡学武就及时肯定。
      我当时有点麻木,心情抑郁,常常坐在村口的木头堆上发呆,因为自己父母还在泰宁,老人家下放三明农村,远离省城的斗批改,心情一下子好许多。那时我父母在泰宁梅口的家,常常是知青南来北往的接待站,父亲初下来时享受阶级敌人待遇,后来改正,1971年后以革命干部使用,当时我见父亲在他驻队的地方吃力地传达党的基本路线的文件,我想,如果他在课堂上,肯定得心应手。
      1973年,我开始给自己定一个计划——在春耕中学会犁田。当时生产队的几个犁田手多是地主富农和他们的子弟,我就虚心请教他们犁田的秘籍。那个1米80的富农谢耀南告诉我,要顺牛脾气,谢耀南在水田里一脚高一脚低地扬鞭吆牛,说犁田就是人和牛的默契,这是没有秘诀的,你自己去慢慢体会吧。
        现在我偶尔看了校友叶翔的博客《放牛娃日记》,我可以想象,当时的我们福州一中的知青在那种泥泞中跋涉,和社会最底层的贫下中农和被划入另册的贱民朝夕相处,我们似乎在挣扎,在山崩地裂中,奔向可以立足的安全地带,胡学武在安全地带向我们伸出手。
       我在那些年时常遇见各种各样的好心人。胡学武也算一个。
       还有红星大队的农民、光地大队的农民、九村大队的农民。曲村大队的农民,他们也都是我的贵人。
       记得一次在公社礼堂看文艺演出,胡学武指着台上的小戏,说,这是XXX写的,陈某,你也写一个。胡学武大概当过县革委会宣教组副组长,所以对文艺创作比较内行,我反问,怎么写,胡学武说,一出好戏只有一个亮点,比如写一个医生医德高尚,可以写他自己喝毒性比较强的药,或者在自己身上扎针,摸索比较理想的治疗方法;写贫下中农的朴实善良, 可以写他们在知青遇到生活困难,如上山砍柴,很晚没有回来,农民打着火把满山找,或者平时给知青送菜,洗得干干净净理的整整齐齐,默默无声把菜放在你门口。
        胡学武说一段时间,他和黄木生一道在大干公社,那时黄木生还只是信用社主任,他是县派干部,一次,一个学校老师来贷款,黄木生一边劈柴一边说,农民那么苦,都没有向我们伸手,你们这些读书人,事情就是多,你们太酸,呸呸,黄木生边说,边奋力劈柴,弄得那个老师脸一下子红了,嘴说是是。这就是生活细节。
         胡学武还说其实现在文艺创作正面临新的春天,国家每年组织戏剧调演我们县也年年会演,你们知青,能歌善舞,一部分喜欢动笔,这也是你们,大有作为的战场。那时我们的行动语言都有严重的政治烙印,比如参加春耕生产我们就说参加战斗。胡学武说施昌寿是60年代初期福州高级中学高才生,你们写东西,要虚心向他学。
      胡学武一次到各个生产队走,见我在水田吆牛,胡学武马上让另一个知青杨小华在大队宣传专栏写文章,宣传知青在广阔天地走出一条路。杨小华文笔很好,把我的拼命三郎的特点表现的淋漓尽致,当然也写我的邋遢,收工回村腿脚还有泥浆。那篇表扬稿前头好像一首打油诗:弄潮猛儿风雨闯,冷水烈日只等闲……
      我只知道,在胡学武手中,我曾经参加顺昌县文艺创作会议,后来胡学武当上公社副主任,我马上被公社机关借用,而且几次硬让我当选县优秀团员,还让我参加全县养猪会议,还专门抽我去大队养猪场实验糖化饲料。他希望全体知青全面发展。 1973年我被公社机关借用,胡学武肯定出了力。他在部队多年,作风干脆利索,他非常关心我们知青,把我们当作他的兵,他总在挖掘每个人的潜力。1975年我在光地大队风风火火,公社开会时我也坐主席台,胡学武特地走过来,抓住我的手,用力摇着。
       当然,他作为工作队队长,也大抓阶级斗争。5队瞒产,胡学武抓住不放,得罪了当地。还有4队,一个现役军人的老母亲,偷生产队稻谷,胡学武埋伏几个小时,在晒谷场抓个正着。胡学武还经常组织知青写经济领域阶级斗争的大字报,其中必然有许多事捕风捉影,无中生有。
       还有,1974年大学招收工农兵学员,那是知青的离开农村的机会哦,可是我们红星那么多老知青,胡学武偏偏让刚下来2年的一个小知青推荐上福州大学,仅仅因为那个小知青是公社老社长的子弟,就一步登天,为此, 我还几乎和胡学武闹僵。
       1975年我去本县富文化工厂,胡学武也离开元坑,去洋墩公社当副书记。1977年胡学武去县食品厂任厂长,后来调木材厂当厂长。
      他其实能力很强,事业心也非常强。在文革中他不赞成往死里整干部,因此成为炮打三红的野心家,当时他能够一气呵成,写出万言书可见其文采。可是他在仕途屡屡受挫折,从政府部门到企业,待遇一落千丈,他的夫人原先在学校当老师,后来被贬去蔬菜公司当售货员,他的一个儿子患小儿麻痹症,他生活工作压力都非常大。
    2010年我们元坑公社红星大队知青聚会,大家谈起往事,唏嘘不已,有个本地知青说,老胡好像走了。胡学武,我们曾经的工作队队长,公社副主任副书记,您一路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