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yongqian66的博客

候鸟艰难飞翔

 
 
 

日志

 
 

难忘乡村一片情  

2013-07-16 14:37: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乡村一片情
                   
    似乎,自己正年青,跋涉在山间小道,头上一顶竹笠,那风、那雨,在山边绵延的高墙瓦屋,低矮土木楼---我的第二故乡。
    1969年1月24日,我被省城首批上山下乡知青的洪流裹挟着,半是无奈,半是兴奋,茫然中搭上了闷罐列车,来到了顺昌县元坑公社红星大队。
   
    心中牵挂着正一天天衰老的爹娘,耳边还是朗朗书声,脑海里回荡着正值花季同学的喊杀声,我们德高望重的校长、老师被戴上高帽,抹一脸乌黑。铺天盖地的大字报,淹没了我升学的梦想。
   
    一切全扭曲了,除了打派战的头脑发热的红卫兵内部,还有些狭义、忠诚、肝胆,一浪高似一浪的政治浪潮,指鹿为马,落井下石,早把良心和良知屏弃。
   
    我曾经十分消沉,劳动如此繁重,生活十分清苦,菜是红锅炒的,水田里小黑虫爬慢腿脚???是父老乡亲粗粝的手,搂住我单薄的肩膀:“这里有什么差,山上的树砍不光,河里的鱼捞不完,山垅排子田旱涝都有收,村庄的妹子可俊呢。”
    多少次砍柴回来迟,社员打着火把满山找,多少次病倒躺在床上,大妈将姜汤端床头。难忘土头土脑、浑身汗臭的乡亲啊,手把着手教会我赶牛、犁耙,山里的村姑娘,个个纯真、善良,却常常让知青中的浪子始乱、终弃。
    在这个村,我成了公社突击队副队长,县优秀团员,1973、1974年乡亲两次荐我上大学,却两次被卡。1975年,我离开公社进工厂,元坑的公社老书记一声长叹,刚毅的脸上浊泪淌流。
    离开山乡27载,我依然象个乡巴佬,至今始乡村小平头,乌黑脚杆暴青筋,微躬的脊梁还能扛重担。
    这是片灰土地啊,落难的学子偏偏汲取了丰富的营养,我的四兄弟,不约而同抓起秃笔杆,写剧本、写小说,在全省会演一炮打响。从这里走出后,分别成了省级刊物的老总、省委宣传部的秀才、高校的老师、辛勤耕耘企业文化的工人。
    乡村也有许多遗憾,乡情、乡音却时时温暖着游子的心坎,以至1977年一纸省城调令达泰宁,我的下放多年的父母亲,竟郁郁寡欢,难舍碧水青山。而我的多少知青兄弟姐妹,回城后又多次返乡,修路架桥、捐资助学,尽微薄力,当年偷吃一只鸡,如今回报一头牛。
    当我离开乡村的头一个夜晚,几个农村男女青年,打着手电筒送我上县城,后来我多次撰文提到的“本地佬”,当时拍着胸脯打保票:“将来结婚做家具,樟木楠木我们砍,你要是想娶村姑娘,水灵妹子任你挑选。”
    弹指已过去28年,我在工厂里把家安,娶淳朴女工做老婆,生一个胖大娃娃转眼间成才上北大。
    两代人梦想后来人圆,我风风火火送子赴京登新征程,火车上我动情地指着顺昌宝山告诉儿:“这里是你老爹第二故乡,我在那里山间种田伐木整七载,那里有我的兄弟姐妹好伙伴,还有那青山绿水乡土情意长”。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