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enyongqian66的博客

候鸟艰难飞翔

 
 
 

日志

 
 

父亲愤怒抨击当局消极抗日的诗歌《致撒谎者?》  

2013-11-22 17:5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说,等麦黍收成后

等米仓里不愁空

我就吩咐你们来

轰轰的干他一下子

 

可是,到了时候

你却说:只再等他三年

我就顶有把握打个胜仗

 

三年到日子不算长,我知道

怕的是后面还有无数的三年

那日子可不容你这么悠然过去

 

而且   谁都明白

我们走了三年的路程

人家只须走他三天

 

那么三年后  谁能说

木屐(日本人的便鞋)打过这石板

会不比现在更响亮

 

不见得有这么一个牙医

会对患者说:

要等医好好了病牙   才准你吃饭

 

《长木桥》父亲这么写:

看到院中枯涸的池塘重涨满了水,便浮起去年夏天一大群孩子在毒辣的太阳光下面,赤着膊任低浅的急流在脚下冲击着的对江水的记忆了。

斜倚在淌有诗意的一条长木桥,往前远望,在江心转曲的尽处,在烟霞笼罩的秃山头,任你的视线停在那一点上面,都有给你最大沉思的余裕的。

起初,你不妨从容的搜索着辽远的记忆,倘徉于过去美丽的城池,但等到你的脑子因走着太长的思路而疲乏了时,你脚下的急流就会唤你清醒过来。

这样的一个古城,从故乡翻过嵯搀的山岭来到这里,我对它真有点神往了。

我爱这一泓江水,我也爱这江水上的长木桥。

但今年,我显然疏远了这熟悉的友伴了,生活似乎转了一个面。我不再托意把我的指尖敲到悲哀的键子上了,对这人间泛滥的情调,我已不会为它停住脚,我看到辽阔的天地。

我的耳边响起了无数呼号,悲鸣到叹息的声音,它们在我的心理织成一个愤怒的网,为了苦难的祖国,我们四十年代的青年人应当有坚定的目标和伟大的抱负。我们茁壮的腿臂要经得起激流的冲击。假如有日这古老的长木桥遭到强盗的铁蹄的践踏,谁都不得是一个怯弱的战士,我希望这湍急的河流,能唤起更多在酣睡中的人们,让这古城战斗的力量集结得更雄厚。今天,我又一度探访这熟捻的长木桥靠着桥拦俯视江流,当我的视线投向前面,发现无数重迭的山峦,故乡正满目烽烟,当我想到敌人在故乡肆行劫掠,一团一团红色的舌头贪婪的舔着剩下的一些残余的时候,我不禁酸了一阵鼻子。我站在长木桥上,心里燃烧愤怒的火眼,脚下湍急的河流,也在召唤我们去为保卫家乡而战斗……

 

《八月》是一首抒情的诗。我觉得父亲的作品在国难中依然洋溢着才气和朝气,也流动着浅浅的忧愁

 

 

撒在空气里一堆野蔷薇的响。

隔墙抛来一串轻涩的笑

飘落着片片轻悄的热情。

 

早不是春天

八月,那低沉的情调

有一伙秋虫在叫

撩起了青春的忧愁。

生命驮着沉重的回忆,

一串笑换来一串心跳,

一堆香味变成一堆的诗。

 

 

还留着葡萄的甜蜜,

我的梦,只一味的苦涩。

这青春飘过灰暗的天,

再悄悄地飘过朦胧的秋色。

 


……还有寓言《稻草人》,说田里的稻草人,只能吓唬小鸟,讽刺国军在强敌入侵时的不堪一击。至于黑尼、刘含怀的一些文章,内容我有点记不起来,黑尼的《水口之夜》好像是他们到了水口,在水口度了一夜,准备奔赴抗日的战场,……当时我捧着清样,心在一阵阵感动,觉的父亲那一代人,比后来的我们这些文学青年更有文采,他们文笔简练,含义深刻。

后来我和自己兄弟们交流,他们说如果没有一系列运动的摧残,父亲他们这批人中必然要涌现一大批大师。可惜解放后大师被批得很臭了,父亲他们当中本可以出大师,却出了一大批老运动员了,在各式各样的运动中受尽折磨。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